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国高校戏剧社团联盟网 >> 剧本 >> 戏剧曲艺 >> 正文 今天是:  
  格萨尔地狱救母       
格萨尔地狱救母
[ 作者:胡海涛    转贴自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7186    文章录入:hht_taotao

 第一幕
人物:格萨尔、郭姆、王妃珠牡、阎王、虎头判官、温雅、天母
时间:格萨尔王时期
字幕:本故事根据《格萨尔史诗》改编
地点:达孜宫
格萨尔在达孜宫熟睡(转入梦境)
景物:祥云、仙鹤、仙松
格萨拨开挡在眼前的祥云,眼前出现了天母的金身
格萨(虔诚的):“拜见天母菩萨”
天母(眼对着格萨尔谦和的):“格萨王啊,你在人间消除了灾难。拯救了下界的百姓。你的功劳将千古万代的流传。你的美名将流传万世。可是,在多苦难的凡尘俗世里,还有需要你解决的危难。你愿意去解除世界里所以的痛苦吗?”
格萨(虔诚的):“慈祥的天母啊!我不需要把名字流传千古,我也不需要人们歌颂我的功劳,我只想要真真切切的消除人世的痛苦啊!慈祥的天母啊,您有什么吩咐哟!”
天母(悲哀的):“伟大的格萨大王啊!你解除里人世间的痛苦。但是你在人间里的举动,已经得罪了阴暗的黄泉王殿哟。你看,阎王和他的虎头判官正在商量抓走你的母亲用来威胁你哟,他们想要把你赶出人间,由他们来主宰多灾的世界哟”(一盏琉璃灯,灯光里有飘渺阎王殿里阎王和虎头判官的身影)
格萨尔(苦笑):“慈祥的天母哟!让所有的灾难都落在我的头上吧!别让一点的痛苦流落在美丽的人世间哟!:”
天母(心痛):“伟大的格萨尔王啊!你下界去看看你母亲!再看看她美丽的面庞吧!”
格萨尔“…………”
祥云散开,格萨尔王脚底空虚,往下直坠。
一阵冷汗,格萨苏醒。
醒来发现自己躺在达孜宫王殿里的王坐上。刚好:“咻!~”的喘了口气
突然,一阵山崩地裂的震动,一股青光。从天泄下。
一个穿着轻盈衣裳的人影在青光里走出
格萨(惊讶):“…………”
人影(自言自语):“我这是到那里了!”
格萨(吃惊):“你是谁?”
人影(惊讶):“啊…………这里是什么地方”
格萨:“这是我的宫殿。你是谁,来干什么?”
人影:“你又是谁?”
格萨(大吼):“你是来干什?快告诉我!”
 人影(发抖):“我……是温……温雅。”
 温雅(自言自语):“我怎么照着古画右下脚的一样字念,就觉得眼前青光一闪我怎么就到这里了。”
 温雅(发抖):“你是谁?”
格萨(细看 ):“哈哈,原来是个小娃娃,我嘛,我是格萨尔。”
温雅(镇定):“你是格萨大王?史诗里的英雄?哦,我的上帝啊!你让我的愿望实现了。”
格萨(奇怪):“上帝?什么上帝?”
温雅:“格萨王呵,上帝就是神灵。主宰一切的神灵。”
格萨(吃惊):“怪不得你从光环里走出,那你也是神灵,你是和上帝一起的?”
温雅(眼珠转动并开心的):“是啊!格萨王呵,我是上帝的助手,我是来帮助你铲除世界上的妖魔的。”
格萨(不信任):“小娃娃胡说。“
温雅(深情的):“伟大的格萨大王哟,相信我的能力吧,神叫我来相助,就一定有我的用处啊,大王啊,你要相信天神啊。”
一阵急奏的脚步脚步声从王殿门梯传来
王妃珠牡(拜倒在地):“伟大的格萨大王啊。您的母亲郭姆大人病倒在床哟,还请你去看望。”
格萨(焦急的):“美丽的王妃啊,请你赶紧带我去看望母亲大人哟。”
王妃珠牡(站起身):“大王,请这边走哟。”
格萨和王妃珠牡走出王殿
温雅(跟着格萨尔):“大王啊!等等我啊!”
温雅:“喂……格萨大王,你等我一等。”
格萨回头看了一眼,用更加快的步伐走了出去
王妃珠牡(吃惊的):“大王啊!宫殿里还有人吗?我怎么没有看见,而你却一直在回头哟。”
格萨:“美丽的王妃啊,没有人在我的宫殿呵。”
格萨(心想):“王妃不能看见她,难道真的是天母菩萨派来协助我的。”
温雅紧紧的跟在格萨的身后,一路上很的人们都对着格萨行着充满最大敬意的磕头礼。走过了几重雄伟的大门,又是一处美丽的王宫住宅,虽然很美丽的住宅,但是里面却传来岭国众法师念诵经卷的声音,一卷又一卷。
格萨踏进宅门,发现母亲郭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
格萨(悲哀的):“母亲呵!还能听到孩儿讲话吗?。”
郭姆迟缓的点头
格萨(悲哀的):“母亲在生孩儿时身体受苦。你生孩儿骨肉破裂的恩情孩儿永远记在心里。孩儿的成长,是靠母亲亲口哺食喂养的,到我呀呀学语时,母亲你又不厌的教导我,不分昼夜的把我抱在怀抱里,晚间孩儿睡熟时,母亲你总会在身边在旁笑吟吟的看着我入睡,当儿子受到日晒风吹时,总是母亲你给我的关怀啊!现在母亲这样了,这真是我的过错啊。”
一阵哭声传来,格萨怀抱着母亲郭姆
郭姆安静的在格萨怀中闭上眼睛。
格萨王愤怒了念动了咒语,宝马飞奔而进,格萨王登上宝马。温雅急忙抓住马尾。宝马身上带着格萨,马尾拖着温雅,转眼间到了生死沙山上面。只见死人们像风吹积雪般上下走着。翻过沙山,来到阎罗无渡河,格萨尔挥动利剑,将汹涌的浪头划开一道大口,截流而过。宝驹载着雄狮大王又跃过广大无垠的阴府大滩。到了阎王跟前。
格萨(异常愤怒):“阎王,你这个横暴的刽子手,没有良心的阎罗王,前次将我的爱妃阿达娜姆带入地狱,这次又将我母亲摄来,真是气死我了。阎罗王,速速将我母亲交出来!”
格萨尔射出金箭,却没有射中阎王,格萨尔又将藤鞭举起指着阎王:“阎罗王,都说你能判别善恶,行善的能够解脱,作恶的才堕入地狱。我母亲一辈子积德行善,你为何要将她打入地狱?这么说来,行善和作恶都是一样的结果吗?”
阎王(阎罗王不紧不慢地):““怎么会是一样的结果?善恶因果,比如将一根头发分成八份,将一个芥子分成百份还要细微而不乱。你的母亲虽然行善,可你呢,你一生虽然降伏了众多的妖魔,但是也杀害了许多无辜百姓。他们有的堕入地狱,有的流落中有,你并没有拯救他们,所以你母亲才堕入地狱之中。”
吊在马尾上的温雅在旁边不住的插嘴:“阎王呀,你怎么忠奸不辨哟!糊涂的阎王。”
格萨尔听阎罗王振振有辞,气得火往上撞,拔出宝剑朝阎罗王身上乱砍。殊不知这些佛的化身是砍不死的,雄狮大王也是气昏了头,几剑下去,非但未损阎罗王和判官一根汗毛,自己的脑袋反而掉了下来。
温雅看到格萨的脑袋掉了下来。大哭起来,悲伤的捧着格萨的脑袋, 手指指着阎王:“你这该死的阎王哟,你的地狱将要和你一起灭亡。”
阎罗王(吃惊的表情):“你这多嘴的女人从那里来的哟,敢来管我阎罗的闲事。这格萨尔啊,他是天神的的儿子。他自己有力量将自己的脑袋接上。还不用你在这里哭涕”
温雅(悲愤的):“你这下刀山火海的该死的阎罗啊。……”
突然格萨的脑袋从温雅的手里飞出。和自己的身体连接。
温雅(抹开眼泪):“伟大的格萨啊!你当真是天神的儿子,你复活了,你要把仇恨的种子,都洒到这罪恶的阎罗殿。”
虎头判官(对格萨尔王):“我们是正直判别恶善的人,是细算因果帐的人。在阎罗王面前,好汉没有用武之地,强梁不能把头抬,行骗者不能说谎,瞋怒者不能施威。你格萨尔可以在世间称大王,地狱里却没有你逞强的地方。”
温雅(更加愤怒):“难道格萨没有遵照神佛的旨意?难道格萨没给众生谋福利?这阎罗王和判官也太不讲道理了。”
格萨尔(愤怒的):“阎罗王、判官们听着‘我的宝马踢一脚,就可以把你这地狱化为灰烬,我要摧毁阴府无畏城要拦腰砍断地狱桥,要化铁汁大海为甘露,要把孽镜从中钻个洞,要把罪恶之网全撕毁,要把生死之簿都除尽,要把五毒生因连根断,要引渡众生到净土!你们这些阎王和判官,有力量的使出来,有神威的显出来,有快马的跑起来,有武艺的练出来,有神变的飞上天,无神变的钻入地,我格萨要救母亲出地狱,你们若再拦阻,就要用智慧宝剑把你们砍。’”
阎罗王(冷笑):“白鹫之上有大鹏,鹫自诩技高将受侮;大河之上有船和桥,河自诩流急要受冻结苦。论身体你大不过须弥山,论语言你猛不过紫雷电,论权力你高不过阎罗王,论心意你比不过虚空界。并不是你母不信我佛法,而是儿子罪恶大,格萨尔恶生的孽果,成熟在郭姆的身上。你挥剑要斩我阎罗,却砍断了你自己的颈脖。你行的善事不用自说我们也知道,现在要继续行善才能救你母出地狱,再逞凶残你母要受更多的苦。你如果对母亲有爱心,母亲在哪里你就该到哪里去。你如有坚甲快披挂,如有利刃快挥舞,如有快马快驰骋,如有勇气快争斗。快去吧,郭姆正在忍受那刀砍斧劈之苦,还要经过冷狱和热狱的轮回,生铁沸汁就要灌进你母亲的嘴里了。……”
格萨尔浑身颤抖,温雅在一边安慰:“伟大的格萨大王哟!别理睬这些混帐呵。我们自己去地狱里寻找你的母亲大人呵。”
格萨尔颤抖的身体慢满的恢复了正常。点头同意和温雅在地狱里寻找母亲郭姆。
第一幕
闭幕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幕
人物:格萨尔、郭姆、温雅
时间:格萨尔王时期
字幕:本故事根据《格萨尔史诗》改编
地点:八冷地狱、八热地狱、孤独地狱、血海沸腾地狱
格萨尔和温雅走进地狱入口,二人先到了八冷地狱。这冷狱分为八层,一层比一层冷九倍。
格萨尔大王和温雅走进第一层虎虎婆冷狱。这虎虎婆冷狱比人间冬天的水冷九倍。温雅冷的双手抱紧了自己的身体,身体和脚萎缩在一处,艰难的行走。格萨大王却是一如往常,焦急的在寻找母亲的声影。一路上遇到无数的小鬼。都跪摆在格萨的面前,求伟大的格萨大王带着自己走出这寒冷的地狱。
温雅(哆嗦):“伟大的大王哟!我们应该带着这里受苦的灵魂离开。”
格萨(冷静):“等找到母亲我会带着这里所以受苦的灵魂离开哟。而现在不是时候。”
第一层虎虎婆冷狱里没有郭姆的影子
格萨和温雅继续望下走
第二层矐矐婆冷狱能将人头大的铁球冻成两半
温雅已经感觉手和脚已经粘连在一起,冷冷的鼻涕往下流淌
歌萨尔伸过自己温暖的手,把热量传输给哦温雅
温雅感激的对格萨点头:“英雄呵!谢谢你对我的照顾。”
格萨只是焦急的寻找自己的母亲。
第三层长叹冷狱,可使铁球裂成四半,第四层裂如莲花冷狱可将铁球裂为八块……
最下面一层的大优钵罗花冷狱铁球可裂为一千块。格萨尔见冷狱中的众生正被刀砍锤砸,叫苦之声响彻整个冷狱。
寻了一遭,母亲郭姆并不在这里。
格萨尔(温和的):“上天派给我的女神哟,我母亲在哪里?冷狱中的人究竟造下什么罪恶,让他们在此受这样的苦?”
温雅(窘迫的):“想是这些人在世间互相残杀,互相吞噬,深山中放火,河水里撒毒,故尔被投到八层冷狱,”
格萨望着这些受苦的灵魂(悲哀的):“若能将他们超度到快乐之处,我就会见到我的母亲。”
格萨尔见众生受苦,心中悲哀,眼泪像那树叶上的露珠般滚落下来。遂诚心诚意地向诸佛祈祷,从体内绕脉和江脉中发出一股有力的风,吹过众生的身上,又用力念了一声“啪”,冷狱中受苦的众生全部被渡到净土。
格萨尔和温雅急速的前往八热地狱。这八热地狱也分为八层,一层比一层热九倍。第一层热狱中,天地山川都像装满了火的铁筒,红赤赤的,热风怒号,火焰四射。火焰顶上,好像火轮转动,发出隆隆之声,火势甚为猛烈。火焰中安置有人头形的灶石三块,灶石上架一铜锅,铜锅之大,周围可走十八马站。锅内铁水沸腾,浪花翻卷,有数不清的男女在锅内上下滚动,哀号声惊天动地。灶台旁边还堆着一些被煮过的尸骨,颜色灰黑。
刚刚经过了极冷,现在又是极热,温雅开始有些迷糊了。在就要倒下的瞬间。伟大的格萨王伸过凉爽的双手:“美丽的天神温雅姑娘哟,让我们一起坚持到底。”
温雅(艰难的微笑):“伟大的格萨大王呵,你是我崇拜的英雄,我愿意陪你找到你伟大的母亲。”
在八层八热地狱里,也没有母亲郭姆。格萨尔不忍再看,和温雅急促的去它处寻找母亲郭姆。
格萨尔和温雅来到孤独地狱,那里有一个赤铁滩,滩上燃着大火,众多男女在火中耕作,舌头被扯出老长,上面放着四个犏牛角形的铁酒盏,盏内也燃着烈火。这是在世间说假说、造谣言、挑拨离间之人,死后要受这种惩罚。然而郭姆也不在这里。
温雅觉得,这地狱是无尽的黑暗。恐惧的心理袭上心头。格萨大王握这温雅的手更加紧了。
格萨尔和温雅又往前走,来到血海沸腾地狱。这里的人们都被血海煮得皮肉脱尽,红色浪花中翻卷着白色骨头,看上去阴森可怖。接着,格萨尔又到了铁山、铁城、铁房子、毒水、火坑,……格萨尔看了,心中痛疼难忍。
格萨王(祈祷)道:“原始救主普贤佛,是否看见这六道的苦?将此血海毒海的众生,请你引渡到解脱路!持明上师莲花生,是否看见这六道的苦? 将此铁城铁屋的众生,请您引渡到净土!” …………
转瞬间,温雅觉得黑暗的地狱慢慢的变的光亮起来
温雅(心情舒展):“伟大的格萨王啊,你真伟大,你的乞求就要实现了。神灵的儿子哟!你又为人间减少了痛苦。”
地狱中的众男女都陆续到了净土。
格萨和温雅来到净土。
在一条花花绿绿的小路上,格萨找到了母亲郭姆
格萨(愉快的):“伟大的母亲大人哟!我又见到了你慈祥的面孔。”
郭姆(和格萨拥抱):“大王哟!世间的痛苦,地狱的痛苦,你都解除了。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大王。”
一阵吹来,格萨大王和母亲郭姆都闭上眼睛。
温雅急忙拉起戏幕拉器遮挡这股急风
“突突”一声,温雅被吸进一个旋涡,又从一张古画卷里飘出
温雅(惊奇):“哎呀!这又是那里。”
一辆出租车从身边开过
温雅(吃惊)“哎!我回来了?”
俯身拾起落在地上的古画。
温雅(招手):“喂……出租车…………。”
出租车司机(停车):“小姐。到那里……。”
温雅:“!·¥%#¥¥!&。”
第二幕
闭幕

欢迎各大高校剧社、文艺团体、演出公司、新闻媒体等单位提供新闻线索或稿件。

分享到:
  • 上一篇文章: 一个梦的思念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毕业了
  • 在线投稿】【告诉好友】【关闭窗口
     最新5篇热点文章
  • 2016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(第十…[1263]

  • 笑声工作坊简介[994]

  • 川农SAUDT话剧团简介[911]

  • 河北省话剧院演艺有限公司招聘…[1478]

  • 2014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报名通…[30266]

  •  
     最新5篇推荐文章
  • 河北省话剧院演艺有限公司招聘…[1478]

  • 2014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报名通…[30266]

  • 2013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演出日…[2761]

  • 2013年“金刺猬”大学生戏剧节…[7022]

  • 2012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盛大开…[2728]

  •  
     相 关 文 章
    没有相关文章

      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关于我们 | 友情链接 | 版权申明 | 合作交流 | 申请加盟 | 管理登录 | 
    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2004 中国高校戏剧社团联盟网        站长:青埂顽石    页面执行时间:359.8633毫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