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戏剧社网(高校戏剧社团联盟) >> 剧本 >> 戏剧曲艺 >> 正文 今天是:  
 相 关 文 章
  • 被遗忘的……[7453]

  •  热 点 文 章
  • 2019年金刺猬大学…[3318]

  • 2018金刺猬大学生…[9743]

  • 2016金刺猬大学生…[3399]

  • 笑声工作坊简介[4014]

  • 川农SAUDT话剧团简…[3879]

  • 河北省话剧院演艺…[5085]

  • 2014金刺猬大学生…[33157]

  • 南洋剧社十五周年…[2921]

  • 2013金刺猬大学生…[5237]

  • 2013金刺猬大学生…[5447]

  •  推 荐 文 章
  • 2019年金刺猬大学…[3318]

  • 2018金刺猬大学生…[9743]

  • 河北省话剧院演艺…[5085]

  • 2014金刺猬大学生…[33157]

  • 2013金刺猬大学生…[5237]

  • 2013年“金刺猬”…[8543]

  • 2012金刺猬大学生…[4974]

  • 第十届金刺猬大学…[4487]

  • 戏剧嘉年华“2012…[7557]

  • 2011年金刺猬大学…[4275]

  •  
      被遗忘的……(二)       
    被遗忘的……(二)
    [ 作者:百分之五    转贴自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7572    文章录入:拾贝话剧社

    第六场

    场景:黑色的场景包围着当中丁可站在那 

    丁可:林夕,好长时间没有给你写信了,好想你。你还好吧!(这时引出林夕)

    林夕:丁可,你怎么了,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给我写信,出了什么事。

    丁可:我……林夕,我要告诉你,马勇死了!

    林夕:马勇死了

    丁可:是的他死了,他就死在我身边,就那么一下,他就没了,没了!这都是因为我的错,如果不是我那么固执的要去拍羚羊,他就不会……跪地哭

    林夕:丁可(这时引出,灯起)

    扎尕:丁可,丁可你怎么在这里,大家现在都去在给马勇送行,你怎么不去,你要是个男人,你应该去(下)

    丁可:我……我想去,可是我怕,怕,怕看他的那双眼睛,那双眼睛,老是看着我,那样看着我!可是那天我只是想拍几张藏羚羊的照片啊!(灯光起)

    马勇:(上)丁可、丁可,你这个混蛋,为什么擅自离队(一把抓住丁可,把他放倒在)出发前队长说过多少遍了,你知道不知道私自离队有多危险,你要是队上的人我早就揍你了。

    丁可:你急什么,(起)我只是想看看能不能见到藏羚羊,拍几张照,你用的着这么急吗,在说我不是……

    (马勇把丁可拉倒)

    丁可:干什么

    马勇:(做安静手势)安静“羚羊”  (舞台一边的投影,藏羚羊片子,舞台灯,光打在马、丁两人身上)。

    丁可:真漂亮,

    马勇:还不快照。

    丁可:从身边拿起相机照。停(灯起)

    马勇:你还真有福气,第一次出来就见了羚羊,起身拍拍土,走向一边坐下,为了找你可把我累死了,(吸)你这个尕娃,跑的到真快,照上了吗?

    丁可:照是照上了,可就照了几张,

    马勇:尕姓,知足吧

    丁可:可是马勇,这和想象中的不一样

    马勇:啊么不一样?

    丁可:在我的想象中,应该是成群的藏羚羊在广袤的大地上觅食和奔跑,可是,刚才才看见几只。

    马勇:这就不易了尕小伙,前几年,因为盗猎,羚羊只剩下几千只了,每年我们巡山都要缴好多张皮子,要埋成堆的尸骸,这几年还好点了。

    丁可:马勇,我有点不明白,羚羊跑的那样快,盗猎的怎么能成群成群的屠杀藏羚羊。

    马勇:你不知道,羚羊有个习性,就是喜光,所以在夜里只要盗猎的,从四个方向打开车大灯,把羚羊围住,羚羊就不会走出这个光圈,所以,盗猎的就慢慢的把这一群羚羊全打死。

    丁可:这真残忍。马勇,你过去是干什么的?

    马勇:上学。

    丁可:上学?上什么学?

    马勇:青海大学,学经济的。

    丁可:那你应该去做个白领啊!怎么来了巡山队。

    马勇:也没什么为什么,反正就这样进了,我刚进来时老队长还在,我们老队长脾气可好了,从不喝斥人,可是有一次我们返回巡逻途中,又抓住一伙盗猎的,当时,我们看着那些双眼还未睁开,嗷嗷待哺的小藏羚叼着母亲血肉模糊的乳头,而母羊的皮已被盗猎的剥了,那是第一次看见老队长发火,他抓住一个盗猎分子,流着泪咆哮:“你看你们都干了些什么?”所以从那以后我决定留下来干一辈子。

    丁可:马勇,给我说说你们巡山队的故事吧。

    马勇:那有什么好说的。

    丁可:来说说吗?我听说这里狼可多了是真的吗?

    马勇:那可不!记的我刚来的时候第一次去巡山,我们在山里转了几天,一天晚上,在一个河沟宿营,忽然我感觉有东西在蹭我们的帐篷,有经验的人说是狼来,扎尕他们因为进队时间长,已经习惯了不管不顾,一会就睡了,当时我还有几个新队员,紧张的不得了,连出去撒尿也不敢,就听着狼叫,一直忍到早上8点多才算熬过去,这一晚狼群来了六次多,天亮一看,外面全是狼蹄印。

    丁可:真的

    马勇:这里不但狼多,野毛牛也很多,有一次,我们巡山队遇到了野毛牛,队长,竟然对着野毛牛跳起了西班牙斗牛舞,晚上我们围着篝火唱声,第二天一起来天地全白了,为了防止的雪肓症,我们临时有包帐篷的黑沙袋子做了眼罩,你不知道,带上眼罩就像一个大狗熊。(丁可笑着喘个不停)

    马勇:丁可、丁可没事吧

    丁可:没……没什么,喘一会就好。就是心跳的咚咚的的

    马勇:你尕娃身体真不错!一般你内地人上来都是喘着说话趁着走路,大把吃药,要好几个月才能适应,你比他们的强!

    丁可:可别这样说你看我大笑了几声就喘成这样。

    马勇:好了!我们得回去了!在不回去队里要来找我们了。(刚拉起丁可几声枪响)

    丁可:什么声音?

    马勇:枪声,不好偷猎的快跑![(同时拉枪)(叭)一枪打中马勇,马摔]

    丁可:马勇! 

    马勇:跑啊!

    [枪响几人从四面上,都拿着枪。一个人上来上来给丁可马勇一人一脚,把枪拿走几个人上来把两人邦了老板出]

    偷猎甲:老板发现两个巡山队的。

    老板:(看看枪),你们是巡山队的人?

    马勇:我是,他不是,他是保护站的学生

    老板:这怎的啊

    丁可:你们,你们这是要干什么?

    偷猎甲:(上去踢一脚)抛蛋娃,没问你别说话。

    马勇:干什么!有事冲我来,不关他尕娃的事。

    老板:那好!给他们解开!(老板回身一枪把马勇打死溅的丁可一脸的血打红光)。

    老板:尕娃学生给扎尕带个话,这就他们的下场。

    (老板等下丁可,慢慢过去,痛苦,看着马勇抱起马的头看着手上的血,叫了出声。“马勇”(黑场)(2秒)起背光,丁可这是在那跪着这时(起的音乐[      ])一个老啊妈着长头下来,丁可听见,念经声,起身看着老阿妈。画外音:

    丁可:啊妈,你要去哪啊!

    阿妈:去给佛爷添油灯

    丁可:你就这样一路嗑着长头去

    阿妈:是啊!这样心才成

    丁可:阿妈,我的朋友死了,因为我的错误

    阿妈!喔!可怜的孩子!不要难过,死去的人已经死去了,活着的人还要活啊。

    丁可:阿妈!您说理想真的那么重要吗?

    阿妈:这和朝圣一样,这一路上是如此艰苦,一家5口人中也许只有一个人能到拉萨能为佛爷点一盏灯,可是他们还是会去的,因为朝圣成为了生命的全部。

    丁可:阿妈!我有些明白。

    阿妈:可怜的孩子,阿妈会为你在佛爷面前也点上一盏灯的,佛爷会保佑,那些勇敢善良的人。

    [丁可看着阿妈嗑着长头走了这时音乐停,(丁可立在那灯暗)]

    第七场

    时间:晚上   地点:保护站   人物:丁可 扎尕A(男)B(女)C(女)D(男)

    场景:内有一张大通铺边上一张桌子,有一个人在写东西,起灯。

    A :(进)今天外面可真冷,快把人冻死了!

    丁可:回来了,快坐上来暖暖吧!

    A :又在给你女朋友写信!

    丁可:对

    A :你可真行啊!一天一封不断啊!他们几个呢?

    丁可:在里面

    A :你告诉你女朋友了吗?

    丁可:什么?

    A :站上请你延长半个月的志愿日给这批新来的志愿者作帮助指导。

    丁可:还没有!

    A :那你还打算说吗?

    丁可:在说吧!

    A :你女朋友可要急死了?本来你二天前就可以走了,这下可好,又要在这鬼都不来的地方,又要在呆半个月。

    丁可:我觉得的这延好的

    A :丁可和你呆了这些日子,还不知道你是那里人呢?

    丁可:四川成都人

    A :好地方,天府之国啊,兄弟几个。

    丁可:就我一个独生子。

    A :独生子,那你干吗要来这里,你家里人不担心啊!

    丁可:我觉得不是大把花钱,有汽车,住洋房就是幸福生活,对幸福生活也可以有另外一种理解啊,物质上简朴一点,但精神上丰富一点,这样不也是幸福生活,你说呢。

    A :也许吧(“咚咚咚”敲门声)

    A :是谁啊

    扎尕:我扎尕

    A :队长,是队长

    丁可:队长

    扎尕:我来看看你们和那些新来的志愿者

    丁可:天晚了,你还过来!

    扎尕:没事!

    A :我去叫他们,快出来队长来看你们了!   BCD出:队长

    [扎尕:你们好啊!今天特别过来看看你们,还给你们带来了好吃的,你们看。

    D:羊肉   A:青稞酒

    丁可:还不谢谢队长。

    扎尕:谢什么啊。来大家过来吃,丁可找几个坏子,今天啊是来给你们接风的。咱们这里太苦了让大家受苦了。

    众 :没有

    扎尕:来大家把酒满上,喝上一点好暖火。

    B :队长我俩不会喝。

    扎尕:没事!不会喝,少喝一点,这个酒不上头,喝上身子暖火。

    丁可:队长叫喝就喝一点吧

    扎尕:来,大家干杯,为了理想。

    A :为了平安和幸福

    丁可:为了那些世去的人

    BCD:为了理想,为了平安和幸福,为了那些世去的人

    扎尕:干杯  A:干杯  丁可:干杯            众:干杯

    扎尕:来大家吃肉!

    丁可:队长!你过来一下!

    扎尕:怎么了

    丁可:对长,马勇家里还好吧!

    扎尕:都好,都好,马勇家里一切都好,大家都没有怪你

    丁可:可是!

    扎尕:丁可事情过去了,给这是马勇的阿妈让我给你带的!她说,马勇是她的好儿子,你也是她的好儿子。本来这件毛衣是给马勇打的,现在马勇用不上了,她让我带给你,还说这里凉,你要多注意身体,她会求佛爷保佑你的。

    丁可:阿妈

    扎尕:好了好了别哭,来喝酒。

    扎尕:过两天你带着这些新志愿者,去野鸭湖附近去做一下调查,看什么,大家快吃啊!来拿着。

    A :队长,唱个歌吧!           BCD:对对,唱个歌

    扎尕:我那会唱什么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A :队长你就别歉虚了,快唱吧

    扎尕:那好,我就唱了. 唱《牺牲》在扎尕的歌声中音乐[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]慢落幕!(黑场)

    第八场

    黑场 一角:丁可拿着一个本子

    丁可:11月25日12时  保护站  风向:西北  风速:160   温度:3   湿度20%  气压:800    雨量:0太阳辐射:强  紫外线:强    一只豹子冻死在海拔500米的雪上,那么这只豹子到雪山来干什么呢。

    第九场

    时间:下午  地点:野外  人物:丁可、扎尕、ABCDE等起幕

    (一个声音:妈的发动机坏了。)起灯丁可和B C D在一起

    丁可:现在车没法走了

    B  :什么?那怎么办。这里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的

    CD:这可怎么办!

    丁可:我们不能在这等。

    B  :那你的意思是!

    丁可:只有徒步突围了      CDB:徒步突围

    丁可:对,你们几个在这等待救援,我从这朝公路方向突围。

    B  :那你可要小心啊!

    丁可:放心吧!我走了以后,你们几个都要回到车里去,这样安全。   CDB:好

    丁可:那就这样,我走了。     BCD:小心

    丁可:知道了(丁可下)

    B  :我们到车里去吧!

    (灯暗追光音效[     ]从现在起场上分为两个区AB两个不同的时间)

    丁可:(上)[A区一张桌一个电话](打电话)扎尕队长,我是丁可,我和他们几个今天去野外调查,结果车坏在野外了,我一个人是徒步突围回来的,他们几个还在那,我刚才从对面工地要了辆货车,对东西已经装好了,我先去,他们的位置在野鸭湖附近对,我去了.(A区灯暗B区灯起)

    D :怎么还不来,这天都黑了

    C :你说丁可会不会……

    B :别瞎说,丁可一定会来,救我们的!

    D :你听,好像有发动机的声音!音效[       ]

    B :好像是!

    C :我也听到了!

    B :快打开手电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ACD:哎,我们在这里(扎尕A上)

    扎尕:可找到你们了

    B :太好了!太好了!

    C :丁可呢,他怎么没给你们一起来!

    A :丁可他不在这?

    打尕:丁可给我打电话时说他找了个车先来救你们了,怎么他没到?

    B :从他走了就在也没回来。

    C :他会不会出事了。

    打尕:大家快去找丁可(ABCD:丁可  CDA找丁可  B区暗丁可爬上坐!起)

    丁可:我好像听见有人叫我,不行我要快走,这车真不争气,才开出这么一会儿,就爆瓦了,这可真沉。(抱着东西向台子上走)

    丁可:我一定要上去、上去!(下雪)(音乐[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])

    丁可:下雪了!林夕最喜欢下雪了!林夕真的好想你,还有马勇

    马勇:丁可

    丁可:马勇,你还好嘛!

    马勇:好,我的好兄弟!

    丁可:马勇,是我对不起你,要不是因为我你也。。。。。。

    马勇:说这些干吗!丁可我从来没有怪过你,因为我们是好兄弟!

    丁可:对,我们是好兄弟!

    马勇:丁可,给我念首诗吧

    丁可:读那首呢?

    马勇:就读那首,“又是一年过去了”

    丁可:好,就读那首又是一年过去了,于今,我就要到大地的怀抱。 我不后悔。未能阵亡在炮火呼啸的战场。

    而永远地失去了马革裹尸的光荣。但是,且莫感伤,春天就会来临。那时,我坟头也将会,绽开几丛花环。

    那定是祖国赠给战士的冠冕……(丁可站在那)(死)(场下灯起)  扎、ABCDE:丁可!黑场!音乐止

    第十场

    时间:傍晚地点:三路车站牌下

    人物:A.C.E   林夕     起幕      灯暗

    林夕:丁可来信说他今天会回来!我就在这等他。知道吗!我昨天做了个梦!梦见我和丁可一起变成了蝴蝶一起飞啊、飞啊飞!(雪下来)下雪了,丁可也很喜欢雪的!记得我和丁可第一次认识时天上就在下雪。

    {(音效[          ]车到站下车,林夕向那看了看,见没有丁可就对向一边张望(ACE上,包着一个盒子))

    A  :你是林夕吗?[转身,看见那个小盒子!(音乐起[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])一直哭]

    A  :我们把丁可给你带回来了,这个混蛋为了救大家,结果把自己冻死了,这是他的东西。他说过希望死后能和雪融化在一起。  [ACE走上台子,撒,撒完(灯暗)(音乐止)]

    林夕:丁可你说话不算数,你说的链子在你就会回来的,可是你在哪!(拿下手上的链子)你骗人![

    把链扔了听见叮当声)林夕、林夕(丁可的声音)]

    林夕:丁可、丁可!(这时灯光突然在闪,啊!音效:[        ]车祸声)[静场只有叮叮当当的声音]

    丁可:林夕、林夕!  [这时起灯,一束光打在林夕身上(林夕一身白裙,林夕爬在地上)]

    丁可:林夕、林夕!(丁可上,身白礼服,林夕抬头,丁可拉起林夕)(音乐起[           ])

    丁可、林夕起舞,跳着离开这个光圈

    (下)(20秒后)灯灭

    起投影(起在见警察)。背投完,演员谢幕!

     

    (完)

     

    [1]

    欢迎各大高校剧社、文艺团体、演出公司、新闻媒体等单位提供新闻线索或稿件。

    分享到:

  • 上一篇文章: 被遗忘的……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主楼七层
  • 在线投稿】【告诉好友】【关闭窗口
      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关于我们 | 友情链接 | 版权申明 | 合作交流 | 申请加盟 | 管理登录 | 
    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2004 戏剧社网        站长:青埂顽石    页面执行时间:21250毫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