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国高校戏剧社团联盟网 >> 剧本 >> 戏剧曲艺 >> 正文 今天是:  
  主楼七层       
主楼七层
[ 作者:曲春明    转贴自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6869    文章录入:沧海一笑hit

主楼七层

——谨以此剧祭奠我逝去的大学生活

陈思独白:

  很多年以前的一个春天,空气中浮动着尘土和阳光的味道,在这片广阔苍凉的盐碱地上,阳光是热烈而富于穿透力的,特别是在春天的早晨。沐浴在阳光下,你会觉得整个身体像被蒸干了水分,变得纯粹而又透明了。许多人的青春,也在这干净与干燥之中慢慢蒸发,只留下些杳远的回忆……
    我站在主楼七层的大玻璃窗前默默凝望,空荡荡的房间里,连猝然想起的脚步声也充满了荒凉。有人进来,也有人离开,青春的故事在岁月的轮回中慢慢沉淀成写满了字的纸片,在灿烂的阳光下飞舞零落。
    主楼七层,在这个没有观众的舞台上曾上演过无数的故事,主人公是你和我,编剧的名字,叫做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一幕  

人物:李梦云陈思 菜鸟 胖子 阿飞 徐睿

地点:主楼七层

(画外音)李梦云:兄弟们注意,校园短剧《校园生活》的排练正式开始了。大家都打起精神来,进入战斗状态!
菜鸟:李梦云,怎么今天还是你来反串男生啊?男主角还没找到人选吗?
李梦云:很快就会有的。咱们不能因为一两个人不到就影响排练进度啊。好了,开始吧,菜鸟你上。
(幕拉开。陈思在角落的椅子上坐下,看李梦云,菜鸟,胖子,阿飞的话剧表演《宿舍故事》。)
(菜鸟边走边照着镜子上):想当初我芳龄十五六,长的是英俊潇洒,眉清目秀,如今我二十刚出头,就长了一脸的青春美丽痘。哟,一晚上工夫,就有俩痘占领了高地129,唉,十八的小伙一块疤呀……
(菜鸟坐下,开始把自己的化妆品一个一个地拿出来,挤得阿飞往边上靠)
阿飞抱着吉他:哎,菜鸟,你这乱七八糟的一堆摆这儿开杂货铺呢?打扮那么帅干啥,反正你又不找女朋友!
菜鸟:谁说我不找女朋友?人家说了,恋爱是大学的必修课,我这不是为了治理环境污染,为爱情的发芽生根提供肥沃土壤么?
胖子:找女朋友有什么好呀?要花好多钱的!周末要陪她看电影,5块2毛8,过生日要给她开PARTY,239块6毛1,情人节要给她送花,20块1毛9,圣诞节还要送贺卡,6块4毛2,她感冒了要给她买药,她发烧了要陪她打针,她就是活蹦乱跳的啥事没有,你还得请她吃饭泡吧!啧啧,这么多钱,够一山区小孩完成九年制义务教育的……
菜鸟:STOP!谁不知道你抠门啊!洗脸从不用香皂,一瓶洗发水你能用两年,还是五十毫升的。你这衣服啥时候买的?小学二年级吧!
胖子:你管我呢你!这叫艰苦朴素,勤俭节约,俗话说得好:“勤是传家宝,俭是聚宝盆!”
阿飞:胖子说的可太对啦,俭可真是聚宝盆哪!知道我刚才上楼的时候捡着啥了?一毛钱哪!再捡两回我这小日子可就发了!
李梦云一进门就捏着鼻子往地上瞅,揪起一只臭袜子扔到阿飞的桌上:总算找到污染源了。阿飞,你赶紧把你那臭鞋臭袜子洗了!我进门都得带防毒面具了。你说,你多久没洗脚换鞋了?
阿飞:脚还是要洗的吗?换换袜子不就行了?大丈夫,不拘小节……
李梦云:去你的吧。你脱下来的袜子啥时候洗过!不洗不要紧,你还都塞我床底下,害的我一睡觉就做梦啊。
菜鸟:你梦见啥了?
李梦云:吃臭豆腐,你损不损哪!
胖子:唉,我们321快成人间地狱了,主啊,请饶恕他那罪恶的灵魂吧,阿门!
李梦云(看看表):哎,快熄灯了吧!老大怎么还不回来,难道又在三教刻苦攻读?
菜鸟:别逗了,老大哪里有那个时间?今天晚上还看见老大被他女朋友挟持,在图书馆跑来跑去跟野兔一样。
李梦云(大喊一声):啊!老大竟然被那个妖女挟持深夜不归……今天天气阴得够呛,风头不好,老大……莫非已经惨遭不幸,失身于那个妖女了?
胖子:听说荟萃湖边最近老是有男生被抢……原来不是劫财呀。
菜鸟:天啊,老大他青春年少,他还是个淳朴的好同志啊!为什么让他有这种惨不忍睹的遭遇?
李梦云(握拳在胸):天大的事情兄弟们一起扛。妖女!放开老大,冲我来吧!我不能看他独自受苦啊!
阿飞(很有领导魅力地挥挥手):同志们,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还须努力,为了让老大能够彻底把小妖女搞定,大家有什么泡妞手段就贡献一下吧。
李梦云(很野的姿态):女生嘛,简单!不就是女生嘛,你把她整上床就可以了,保证她以后一辈子都跟你!
菜鸟:哧,就会吹。
李梦云:不是快放假了么?人少的时候让老大从女生楼水管爬上去,深夜跳进她们宿舍,这样就不怕被认出来了。
阿飞赶快说:打住打住,我们现在不是要防止老大被认出来,而是要那个女生永远记住老大,你想女生想昏头了。 
李梦云(从桌上拿起一把玩具宝剑):那要不英雄救美吧!
菜鸟(没反应过来):什么?
李梦云:我们现在设想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孙悟空和牛魔王都睡觉了,有那么一个女生,穿着低胸露背裙慷慨激昂地走在荟萃湖边的小道上……
胖子:慢着,怎么感觉有点像你?
李梦云(一摆手):不!如果是我,我会一丝不挂地。现在是我们老大的那一位,这时候远处有一声狼嚎,一条黑影噌地从路边窜出来,两眼闪着淫光扑向了她……
菜鸟提示:可是,听说那女孩是跆拳道协会的高手啊!
李梦云(很专业地再次挥手):不!现在不能等她动手,老大你必须抢先冲出去……
阿飞(拿出一把五厘米长的塑料柄水果刀):然后就由老大拿这把刀对那个辣手摧花的大淫贼乱砍,直到那女生看得晕血了倒在他怀里,嘿嘿,终生幸福就有保障了。
胖子:有道理,不过我们现在是不是还需要一个很有胆魄很有义气的淫贼呢?
李梦云赶快说:哎,你们三个看我干什么?
菜鸟(上去拍李梦云的肩膀):牺牲一次吧,我们大家那么铁的交情,你洒一次热血换老大一生的幸福,值得啊,那是光荣的。
阿飞也说:对啊对啊,谁有老二那么高的天赋扮演色狼?
(徐睿此时上,悄悄坐在一旁看)
胖子说:兄弟……我愿意为你这一次流血献身贡献五只鸡腿!
李梦云(和胖子热烈握手):你鸡腿都愿意出了,我还能说什么呢?不过……
菜鸟:不过什么呀!
李梦云(一拍大腿,慷慨豪迈地):要是老大可以在那个万恶淫贼施暴的时候晚一点出现,要我倒贴五只鸡腿兄弟也当仁不让啊!
菜鸟(突然笑出声来,弯下腰去):停停,别排了别排了……我不行了。
李梦云(还沉浸在角色中,没反应过来):哎,怎么了怎么了?
阿飞无奈的:李梦云,我看还是等找着合适的演员再排练吧。你演男生,我们……真的是很不习惯啊!
胖子:就是啊!你的台词还这么火暴!(把手搭在李梦云的肩膀上,怎么放都觉得不对劲)你看,就是没有感觉嘛!
李梦云:哼,有那么夸张么?我看你们几个是想偷懒不练了吧!
菜鸟:您部长大人亲自监工,我们哪敢呢!
李梦云:兄弟们,你们就坚持一下吧,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正式演出了,排不出来的话我这个文艺部长可怎么交代啊!再说,这可是晚会上唯一的一个非歌舞类的节目,也是你们几个头一回登台演出,更是陈思的剧本处女作,你们忍心让它夭折了吗?
阿飞(转身抱起了吉他):可是,演员找不到怎么办?难道正式演出的时候你也来顶替?
徐睿站了起来:梦云,实在找不到人的话,我来演也行啊!
李梦云(惊喜的):学长?你什么时候来的?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!
徐睿:校园原创话剧很有前途啊,做师兄的当然应该支持一下,我来了好一会儿了,看你们这么投入,没敢打搅啊!
李梦云骄傲的:来,兄弟们,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就是咱们大三的学长,以前写过很多话剧剧本的石大风流才子——徐睿!
徐睿淡淡的笑:才子不敢当,风流嘛勉强算是吧。
菜鸟:学长好。我叫林子峰,不过大家都叫我菜鸟。
胖子:叫我胖子就行了学长。
徐睿:很高兴认识你们。(对阿飞)阿飞是吧,我经常看见你在这里弹吉他,水平很不错。
阿飞只顾自己弹着吉他:谢谢学长。
李梦云(拉起陈思):对了学长,觉得这个剧本怎么样,给我们未来的大作家陈思提点意见吧?
徐睿(恍然):哦,你就是编剧陈思啊!
陈思:是啊。学长你好,我早就听说过你,请多指教。
徐睿:不敢当啊。你的剧本内容很贴近生活,语言生动幽默,真的很不错。想当年我刚上大一时,可没你这么厉害。
李梦云:哟,学长才比我们大两年而已,就倚老卖老起来了!
菜鸟(凑过来):陈思,你还真厉害,你是不是在我们寝室装了监视器之类的东西吧,连阿飞的脚臭从来不洗袜子你都知道。
陈思笑笑:我可没有针对阿飞,只是选取了一个比较典型的生活细节而已。
胖子:李部长,你可要抓紧找演员啊!哥儿几个练习了半个月了,我可是牺牲了上自习的时间来陪练的呀!
李梦云:你放心。其实啊,我已经找到合适人选了,就等着陈思亲自出马,三顾茅庐了。
胖子:谁呀?
李梦云:化工学院的薛枫。
菜鸟:薛枫?我知道他,军训时他可是我们营的训练标兵,打靶百发百中,简直帅呆了。不过我最佩服的还是他玩CS,一枪爆头,那才叫酷呢!
阿飞(插口道):我也知道他,化院足球队的中锋嘛!
胖子(作思索状):我好象在篮球场见过他打球,反手盖球就跟玩儿似的,屁股后面还跟了一票的拉拉队女生……
徐睿饶(有兴趣的):化院还有这样的人物,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!
李梦云:哼,怪不得这小子平时傲得要命,原来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些愚昧无知的崇拜者!
胖子:李梦云,敢情你认识他?
李梦云:何止认识,我们还是从小穿着开裆裤长大的好兄弟呢!
菜鸟:真的?哎,李大姐,你要是能把他说服进了咱剧组,那我就服你了!到时候你可要介绍给我认识啊。
李梦云:小意思!
徐睿:李梦云,你应该了解薛枫,他对话剧有兴趣吗?
李梦云:他呀,特别聪明,也特别自负,从来都觉得没有什么事是自己做不到的,我这次非要杀杀他的锐气不可。
陈思:可是,他能答应么?
李梦云:那小子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臭脾气,绝对不会不给女生面子的。
菜鸟:你是他老乡,直接找他帮忙不就完了?
李梦云:哼,他才不把我当女生呢!我都懒得搭理他!
胖子:哈哈,终于承认自己是男人婆了吧!
李梦云:臭小子你说什么?(作势要打)
胖子(躲到徐睿后面):还这么凶,当心嫁不出去了!
李梦云(只得悻悻住手):真是乌鸦嘴!
徐睿:行了,你们就别闹了。都十二点了,是不是该收工了?
李梦云(看看表):好,就听学长的,收工!
(胖子欢呼一声,拿着书包就要拽着菜鸟走人)菜鸟:李大姐,你可别忘了跟薛枫说啊,我以后可就跟着他混了……(同下)
李梦云:陈思,别忘了去找薛枫,至于怎么跟他说,可就全看你的了。
陈思:我会试着说服他的,再见。(下)
李梦云(见阿飞仍在弹吉他):阿飞,还不走么?
阿飞:我再练一会儿。
李梦云(看着徐睿):学长,那咱们一起走吧。感谢你的支持,我请你吃饭怎么样?
徐睿:不用这么客气了吧。
李梦云(郑重的):学长,我知道你是不屑于参与这些文艺活动的,学长平时的主要业务其实是帮别人写情书换鸡翅膀吃,对不对?
徐睿(不由失笑):小丫头知道的不少嘛!还知道什么?
李梦云:我还知道你刚上大学的时候,也写过剧本,排过话剧。
徐睿:是啊。那时侯有激情有时间,可就是没有决心和毅力,后来放弃了。
李梦云:所以学长才这样支持我们,希望我们把校园原创话剧搞下去吧。
徐睿笑笑:算是吧!不过,更重要的原因是有你这么一个小师妹吸引了我啊。
李梦云:学长真幽默,请吧!
徐睿:以后别再叫我学长了,叫我徐睿吧,听着亲切。
李梦云(恍然大悟):哦,差点忘了学长是很平易近人的了!
徐睿:还贫?真拿你没办法!
幕落。第一幕毕。

陈思旁白:

    那是我第一次来到主楼七层,李梦云带我走进了她和她的朋友们的故事里。也许在李梦云的生活中,我只是一个过客,那场话剧演出也不过是几个年轻人的一次懵懂的尝试而已。很久以后我才意识到,大学生活的另一扇大门,是李梦云为我打开的。

第二幕

人物:薛枫陈思       

地点:主楼七层

全暗的舞台上,打亮一角。
陈思上,拿出手机打电话:是薛枫吗,你好,我是陈思。我有一个剧本要在今年的元旦晚会上演出,是关于男生宿舍日常生活的故事,我需要一个演员,性格比较愤青的那一种,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?
电话的那一头是沉默。
陈思有些尴尬:我……我想这是一个很有挑战性的角色,我觉得只有你能够胜任,所以就来找你了……如果我很唐突,对不起……
那边薛枫的声音突然打断了她:等等,我有个问题,这是不是骚扰电话?
陈思哭笑不得:什么?我的声音听起来那么没有诚意吗?
薛枫的声音:你的意思是说,希望我加入你们的剧组,演话剧?
陈思:我是不是太唐突了……
薛枫沉默了一会儿:好,我同意加入!
陈思惊喜:真的,那明天我们主楼七层见!
薛枫:恩,拜拜…
陈思:拜拜
灯暗下再亮起。薛枫一个人靠在排练室的桌旁,漫不经心的抽着一支烟。
陈思在他背后,怔了一下,试探性的问道:薛枫?
薛枫转过身来,笑了笑:陈思是吧,我听说过你。
陈思:是吗?听说过我?哪方面的?
薛枫:关于你的文章和那些发表的古诗,很有韵味。这年头写诗的人不多了!你相信么?我也写过诗的。
陈思认真的点头:我相信什么事都有可能在你身上发生。
薛枫:对我这么有信心?这就是你找我的原因么?
陈思:不,其实是李梦云向我推荐你的。
薛枫:哦,那个疯丫头啊。还像以前那么爱出风头,决定了要做什么就会玩命做到最好,一点儿都没变。
陈思:你和李梦云很熟么?
薛枫吐了一口烟:还可以吧。你很喜欢话剧么?
陈思:不,确切的说,我只是喜欢用笔来记录我的生活,把我和我的朋友写进故事里。
薛枫:你的剧本也是这样么?记录了你的生活,你的朋友和你的故事?
陈思:对,虽然人物和情节都有一点夸张,但艺术总是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的。除了剧本,我还写小说。
薛枫拿起剧本随便翻了翻:坦白说我对话剧不感兴趣,不过我对你很有兴趣。
陈思笑了:是不是男生都喜欢用这种方式表现自己的幽默感呢?
薛枫:不,我是很认真的。请问陈大编剧,在你的故事里,我是一个什么样的男生呢?
陈思:你嘛,心直口快,嫉恶如仇,有点喜欢扮酷,也有一点单纯。
薛枫:听起来有点像我,有意思。(他打量了一下四周)以后就在这里排练么?
陈思:对啊。我们还没有专门的排练室,只好在这里将就一下了。
薛枫:这里挺好的,比那些专门的活动室敞亮。(他扔掉烟头,突然一下子跳到窗台上,张开双手俯视楼下)
陈思:小心啊,那扇窗户是打开的。
薛枫不在意的:放心。我又不会跳下去!我现在感觉很好!
陈思:什么感觉?海到无边天做岸,身登绝顶我为峰?
薛枫意外地看了她一眼,跳了下来:对,就是这种感觉。我经常一个人来到这儿,当个世界都被我踩在脚下,我有一种飞翔的感觉,没有束缚,绝对的自由!
陈思:可惜生活中总有太多无奈,从来没有人能够真正随心所欲。人们被太多太多的责任所困扰,不得不去做那些你明明不愿意做的事。
薛枫:不,没有人可以勉强我去做什么事,也没有我想做却做不了的事。
陈思微笑:你是一个很骄傲的男生。
薛枫:因为我有资本骄傲。(他向陈思伸出一只手)我现在对你越来越好奇了。很荣幸能成为你的生活的主角。合作愉快。
陈思一愣,和他握了握手:合作愉快。
幕落,第二幕毕。

陈思旁白:

有了薛枫的加入,正式的排练终于开始了,我们这群没有任何专业知识,只是对话剧表演有点兴趣的年轻人,少不得要对着镜子絮絮叨叨苦练台词和动作,少不得在NG的时候互相取笑嘻嘻哈哈,少不得彼此间爆发争执和分歧,甚至吵得面红耳赤……庆功宴那天对于李梦云和徐睿而言却是个终身难忘的日子。他们因为这场话剧走到了一起,爱情有时候真的来得太快,可是有什么关系呢,只要彼此心灵相通,即便是瞬间,也值得珍藏一辈子。当然,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故事中,我只是个道听途说者。

第三幕

群众演员:一对情侣从前面过,一个骑自行车的在后面走过
人物:李梦云 徐睿 菜鸟 胖子 薛枫
幕拉开,菜鸟和胖子拖着烂醉的薛枫下。
李梦云:胖子,你们两个小心一点,别摔着薛枫。
胖子:放心吧。我们保证把他送到寝室。(下)
李梦云:这小子简直是逢酒必喝,每喝必醉。真拿他没办法。
徐睿:薛枫也许是遇上什么伤心事了吧。
李梦云:哼,整天没心没肺的,还学人家伤心呢!
徐睿:好了,你这张嘴可真不饶人,走吧,我送你回去。
李梦云走了几步停下了:我的头有点晕……
徐睿:那我们去那边坐一会儿吧。
两人在长椅上坐下,一对情侣从他们面前走过,两个人对视一眼,都有点不好意思。
李梦云干脆站起来:徐睿,其实今天我有话要对你说。
徐睿:是吗?我也有话要对你说。
李梦云:是么?那你先说吧!
徐睿:还是你先说吧。女士优先嘛!
李梦云:那我就说了。第一件事,徐睿,我再也不想和你作朋友了。
徐睿呆住了:为什么?
李梦云:因为和你做朋友的感觉一点儿都不好。
徐睿惶恐的:我……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惹你生气了?
李梦云冷淡的:没有。
徐睿失望的:那……你……今天就是要说这个?
李梦云:还有第二件事,我要问你一个问题,你要老老实实地回答。
徐睿:你问吧。
李梦云鼓足了很大的勇气说:我喜欢你,你喜欢我吗?
徐睿愣住了,李梦云却很大胆地注视着他。
徐睿:喜欢。
李梦云跳了起来:真的?你真的喜欢我吗?
徐睿点点头:真的。
李梦云开始大笑,笑得差点背过气去。
徐睿:你笑什么?
李梦云却只顾前伏后仰的笑个不停。
徐睿:笑够了的话,也回答我一个问题好不好?
李梦云:好吧……你说。
徐睿:你为什么喜欢我?
李梦云:其实我也不知道。不过,我对你的感觉就像那首歌里唱的一样:我寂寞只想要你陪,我难过只想你来安慰,每次见到你我都会很开心。从我产生这种感觉的那一刻起,我就告诉自己,我喜欢的东西一定要赶快抓在手里,迟了,会被别人抢走的。
徐睿:可是你想过吗?两年之后我就要毕业了。我的家乡远在西北,而你的父母希望你留在山东地区。我不知道毕业后我会去哪里,从事什么样的职业,我甚至不知道还有没有再见到你的机会。将来能不能在一起都很难说。
李梦云:我想过,难道就因为未来的不确定,就要放弃我真正喜欢的人吗?
徐睿:那么,你是说,毕业那天我们可以一起失恋?
李梦云:为什么要失恋?我相信只要我们一起努力就会有机会。就算不能在一起,至少我拥有两年的时间,可以让我回忆一辈子。
徐睿:梦云,你真像个天真的孩子,可是,我喜欢……
两人的手拉在了一起。
徐睿突然想起了什么:对了小丫头,刚才为什么说不想和我做朋友了,害的我伤心了好长时间。
李梦云:我要做你的女朋友嘛,当然不能再做朋友了。真苯!
徐睿:好啊,你耍我,别跑……
幕落。第三幕毕。

陈思独白:

元旦到来了,演出结束了,我们散伙了。我们不再有机会一起排练,不能在休息的空隙里围坐着胡吹海侃,我们甚至找不到一个再次聚会的理由,每个人都回复到自己的生活轨道上去,学习,生活,谈恋爱……也没有见到过薛枫,听菜鸟说他最常去的地方是网吧,在CS,传奇,或者大话西游的虚拟世界里纵横驰骋,春风得意。
    我还是会经常去主楼七层,写剧本,写小说,写一些莫名其妙的人物和莫名其妙的故事。和我一样经常拜访主楼七层的还有阿飞,他在这里弹吉他,唱歌,有时候是一个人,有时候是许多人。他们用音乐和舞姿点亮了自己的青春。

第四幕

人物:阿飞 陈思

群众演员:一个会弹吉他的,几个习舞堂的人

地点:主楼七层

道具:吉他 桌子 椅子

阿飞和同伴一起弹吉他。
陈思站在一旁靠在窗台上,手里拿着笔记本,写着什么。
几个跳健美操的女孩上,放下音响,打开音乐,开始练习。
过了一会儿,女孩们散了。
阿飞抱起吉他,走到陈思身旁:又在写什么?剧本吗?
陈思:只是随便写写。阿飞,他们都是你的朋友?
阿飞:是啊,都是因为音乐认识的,大家凑到一起玩玩。
陈思:既然这么喜欢音乐,为什么不参加学校的那些乐队,像楼兰,荟萃流年什么的。听说里面都是些很传奇的人物呢!
阿飞:我只是想唱自己喜欢的歌,做自己喜欢的音乐。
陈思:阿飞,看你那么努力,一定能成功!
阿飞:陈思,你知道吗?当初我进咱们剧组,并不是对话剧感兴趣。那次演出我本来想去参加乐队演出,可是我那时水平还很差,上不了台。我就到剧组来了,自己演自己没什么压力,还可以感受一下舞台,看看它是不是像我想得那么高,那么陡……
陈思:事实上呢?感觉怎么样?
阿飞:其实跟这里一样,只不过是观众多少的差别而已。那时我忽然明白,做音乐对我而言只是一种享受,而不是表演,有没有观众也没什么分别。
陈思:是啊,每个人都会有适合自己的舞台,我相信你会演绎得很精彩。
阿飞:谢谢,我会一直努力的。
同伴:阿飞,吃饭去啊!
阿飞:来了。(放下吉他)我走了,再见。
陈思:哎,你的吉他不带走么?放在这里可不安全呀。
阿飞笑笑:没关系的。我每天背着它来这里练习,练完了又要背回去,太不方便,不如就放在这里。这里每天都有喜欢音乐的人来,如果他们想练吉他的话,用这把就可以了。既服务他人,又方便自己,这不是一举两得的事么?
陈思低头念吉他上的字条:……致和我一样热爱音乐的朋友:此吉他可弹,但请勿带走。吉他的主人愿与你共享音乐带来的无限快乐……
阿飞:怎么样?有创意吧。
陈思点头:我相信会有更多更多的人因为这把吉他而喜欢上音乐的,这种快乐是你带给他们的。
阿飞:我不在的时候,就让它来陪你吧。走了,再见。
幕落,第四幕毕。

陈思独白:

       阿飞的这把吉他成就了主楼七层的又一个动人传奇,以至在很多年之后,还有人记得那把吉他和吉他的主人,见证着他对于音乐的梦想与执着。除了阿飞,我还会偶尔遇到来读英语的胖子,以及被胖子拉来一起读英语的菜鸟,带着一票人来排练或者开会的李梦云,自习后上来吹吹笛子的徐睿。
        没有永远的相聚,也没有永远的分离,也许这就是生活吧,当关于话剧的记忆随着时光慢慢消逝,我又听到了薛枫的消息,那个我以为自己早已忘却了的人。在这之后的很多年中,他的故事几乎占据了我整个的感情生活。(后续)

欢迎各大高校剧社、文艺团体、演出公司、新闻媒体等单位提供新闻线索或稿件。

分享到:
  • 上一篇文章: 被遗忘的……(二)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主楼七层(续)
  • 在线投稿】【告诉好友】【关闭窗口
     最新5篇热点文章
  • 2016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(第十…[1171]

  • 笑声工作坊简介[917]

  • 川农SAUDT话剧团简介[845]

  • 河北省话剧院演艺有限公司招聘…[1405]

  • 2014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报名通…[29871]

  •  
     最新5篇推荐文章
  • 河北省话剧院演艺有限公司招聘…[1405]

  • 2014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报名通…[29871]

  • 2013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演出日…[2694]

  • 2013年“金刺猬”大学生戏剧节…[6975]

  • 2012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盛大开…[2664]

  •  
     相 关 文 章
  • 话剧艺术家聚首忆前辈[3628]

  • 情谊[6287]

  • 猫扑上海站力推话剧《summer》…[4440]

  • “艺穗”大戏《SUMMER》首场全…[3967]

  • 主楼七层(续)[6402]


  •   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设为首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关于我们 | 友情链接 | 版权申明 | 合作交流 | 申请加盟 | 管理登录 | 
    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2004 中国高校戏剧社团联盟网        站长:青埂顽石    页面执行时间:171.875毫秒